六合博彩特码资料|特码资料论坛
第八百四十三章 大皇子,姜承乾!
作者:天香瞳字數:2507字

第八百四十三章 大皇子,姜承乾!

“被一個人騙了?”

王康怎么也沒想到,姜承離所說的竟然是這么一句話。

他心里一怔,突然想起在回京路上時,他跟外公交流。

外公曾說,三年前的那場政變,就好像這本是一場有預謀的兵變,或者說是事先就是一個局,這個局的目的,就是把這些人全部清除……”

而現在趙皇卻說是被一個人騙了,并且包括他在內。

那么說明,事先他并不知情。

他也是局里人!

那做局的只能是……

不可能!

王康身子微顫,怎么也覺得不可思議……

“是的。”

“都被騙了!”

姜承離低沉道:“外人都說我是趙國明君,在政變之際逼宮之際,力挽狂瀾……”

“說我上位改變趙國老牌貴族尾大不掉局面……”

“說我是最狠國君,制造京都流血夜,把朝堂官員殺了個遍,來了個大清洗,全部替換……”

“其實這些本不應該是我做的,而是另外一個人。”

“其實皇位也原本不是我的,而是另外一個人。”

“您是說?大皇子?”

“沒錯!”

姜承離點頭道:“我并不是明君,皇長兄他才是真正的明君,是趙氏最優秀的子弟!”

聽到此。

王康真的是有些迷糊了。

政變逼宮的大皇子。

這可是最大的造反,而且還是兒子逼老子。

這樣的事情,哪怕是成功,也會永留史書,被人不恥!

但聽姜承離的意思。

他似乎對大皇子極為的推崇,如果是這樣。

那他當初又怎么會站出來反對,并且阻止,最后逼迫大皇子自刎,那直接讓他做皇帝不就好了嗎?

“皇長兄名乾,達于上者為乾,凡上達者莫若氣,天為積氣,故乾為天。”

姜承離平聲道:“就好像這個名一樣,皇長兄自出身就不凡,幼時他就展現出相當高的天賦,只要是先生教授,他一學就會,還能舉一反三……”

“對待人都是和和氣死,對我們每個弟弟都很好。”

“他是嫡長子,這是鐵的事實,誰都不可更改,父皇也是把他當做儲君來培養,他在不到二十歲時,就隨軍出征,立下戰功!”

“在父皇御駕親征東楚時,也是皇長兄在監國,他做的很好,比父親都要好!”

“滿朝文武都很滿意,他會是一代明君,但這一切都從父皇從東楚回來時變了!”

王康知道姜承離說的是什么事。

那時趙楚邊境兩軍發生摩擦,其實并不算什么太大的問題,但那時的老趙皇態度很強硬,絲毫不讓。

最終惹怒了楚國!

而后對趙國大舉用兵!

老趙皇雄心勃勃,御駕親征,想要和這個大陸上最強大的國家碰一碰!

但他失算了!

或者是低估了楚國的強大!

隨隨便便,楚國出動了百萬雄兵,那一戰大敗!

損兵折將不計其數。

甚至連整個東臨行省都是被攻占!

趙國原本的四大行省,丟了一個……

“那一戰對父皇的打擊太打了!”

姜承離低沉道:“我清晰的記得,那是一天的晚上,父皇狼狽的回來,他打砸了很多東西,甚至還殺了好幾個人!”

“父皇一夜白頭……從此性情大變!”

“他變得好大喜功,朝廷掌控的兵被打沒了,他開始大肆的啟用貴族,或許是為了彌補對楚的失敗,為了證明自己,他又把目光瞄向了越國!”

“長時的戰爭開始,為了能有兵力,為了能有支持者,他開始封分,爵位好像不要錢的往出送,但這也生生的把一個強大的國家拖垮!”

“到了晚年,他已經是昏庸不堪,地方軍政都由老牌貴族把持,誰諫言,他殺誰!”

“長此以往,朝廷只剩下了獻媚之臣,而他還活在自己的夢里,不可自拔……”

姜承離深吸了口氣,又接著道:“趙國已經到了最危難之際,虛有其表,其實內部滿目瘡痍,姜氏王朝似乎成了擺設。”

“我并不著急,我知道等皇長兄上位,他肯定能改變這個局面!”

“但父皇又做了一件昏庸的事情,他竟然還不退位,他三年前的年終,他又要籌備攻楚……”

“怎么能打的了?”

“國庫空虛,朝廷無兵可用,再打趙國就沒了,或者姜姓就要沒了,所以……”

王康接口道:“所以大皇子等不及了,對嗎?”

“對!”

“皇長兄等不及了,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國家破滅,看著姜姓形同虛設!”

“他在暗地里,聯系多方,發動兵變!”

姜承離開口道:“我當時其實是很茫然的,就算是為了國家,皇長兄也不應該做出這么極端的事情!”

“兒子返老子,哪怕是做了皇帝,這是會背上千古罵名的!”

“在事間我才知道,他的目的遠不是要逼宮政變,他原本根本就沒有想過當皇帝!”

聽到此。

王康猛然一怔,略微驚疑的開口道:“大皇子拉攏的那些人,其實都是當時很有權勢的老牌貴族,都是些有不臣之心的官員,逼宮政變,是為了能夠有借口除掉他們?”

“對!”

姜承離應道:“皇長兄是要一舉多得,徹底把當時的詬病,全部除掉!”

王康問道:“在這當中,您扮演的什么角色?”

“我算是一個傀儡。”

“傀儡?”

“對!”

姜承離低沉道:“皇長兄已經策劃好了所有的事情,他策反了定邊城防軍,還在起事時,故意做出錯誤的策略,總之就是他要失敗。”

“他本就沒想做皇帝,他的目的只是要除掉這些……”

“所以外面說的是我力挽狂瀾,平定判亂,致使大皇子逼宮失敗……這些都是假的!”

“我只是按照皇長兄給我的安排走下去即可,是他用自己的聲名,自己的性命,把我推起,讓我踩著他的身體,而走上皇位!”

“在這之前,他騙了所有人,也包括我……”

王康深吸了一口起,這就是真相,果然是匪夷所思。

而大皇子姜承乾的形象,在他的心中,瞬間充實……

哪怕他從來沒有見過。

姜承離沉聲道:“所以,我才要遵循皇長兄的遺志,做了自己最不愿意做的事情,當上皇帝,替他守護好這個國家……”

這時,王康又開口道:“我還有一個疑問……”

六合博彩特码资料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 3d试机号30期开 pk10是正规的 炒股入门最低多少钱 财富牛 中国的股票指数 广东麻将技巧逢赌必 河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秒速赛车开奖直播 德阳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