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博彩特码资料|特码资料论坛
第四百四十九章西蠻
作者:龍騰天下字數:2060字

第四百四十九章西蠻

其實坐火車是一件很無趣的事情,包廂里攏共就那么大點地方,他們四人一起去餐車吃過早飯就回來各自東倒西歪的大眼瞪小眼。

因為根本沒有長途旅行的經驗,所以也根本不會想要坐這么久的火車手機萬一沒電了要怎么辦,不過不知道為什么連經驗豐富的沈墨也忘記了這件事,謝哲就更不用說了。

早上起來就把剩余電量給揮霍光了,四個人一起懵逼了。這種時候反倒是巴扎黑最開心,自個趴窗戶玻璃上,伸著個舌就這么貼車窗上。

從精神上把路過的群山都舔了個遍,這貨最近越來越能吃了,早餐吃的快趕謝哲吃的多了。

葉凡坐在床上叉著長腿把沈墨圈懷里,歪頭看著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陸以法坐在對面葉凡的鋪位上。

手里端著本雜,志神情專注,看的聚精會神,搞得葉凡都不好意思告訴他雜志拿反了……

而謝哲,不知道是吃錯藥了還是根本沒吃藥,仗著自己身高腿長,腳擔在陸以法床上腦袋則枕在自已床上,

這詭異的氣氛是要搞毛啊?陸以法你其實是睜著眼睛睡著了吧?半天不翻一頁,雜志都拿反了啊喂!

還有謝哲你丫在上鋪睡的這么別致,不怕掉下來砸到蛋么!跟你認識這么久都沒發現你平衡能力竟然這么好?難鬧是因為光長了小腦么……

葉凡正頂著一張懵逼臉聚精會神的腦內吐槽,謝哲突然“啊!”了一聲撐起身子,葉凡被他冷不丁一嗓子嚇的一哆嗦。

其他那二人也像是被這一聲驚醒了似的抬頭去看謝哲,只見他十分靈活的爬回到了自己鋪位上,開始翻包。

折騰了一會后,扔下來一個盒子,葉凡手長一把撈住,陸以法和沈墨同時探頭過去看。

“我們一共四個人!斗地主吧!”謝哲從鋪位上下來,興奮道。

葉凡看了看手里那盒撲克牌,為難道:“我不太會玩牌啊!”

沈墨說:“我也不太會。”

“那,那個,我也不太會啊”陸以法弱弱的道。

“沒關系!我教你們很簡單的!”謝哲雙眼放光。

三人互看了一眼,便點頭答應了。

兩個小時后——

“葉凡你不是說你不會玩么!你這明明打比我還溜啊!”

“這種糊弄鬼的話你也信啊。”葉凡說道,隨手就扔了個炸彈出去。

“臥槽,陸以法你要不要這么黑啊!我雖然是地主,但地主也是有人權的啊!你要不要這么步步緊逼啊!"

"額,不是你說要這么打的么……”陸以法手里捏著牌有些猶豫道,有些拿不準注意,不知道手里這牌該不該出。

“少廢話,斗地主斗地主,不斗你這牌還怎么玩,小陸別理他,他手里沒對子,趕緊出牌。”葉凡直接幫陸以法把牌出了。

“墨墨,你不能這么對我,咋倆認識這么多年了,你得護著我!”看這倆是說不通的了,已經貼了一臉衛生紙條的謝哲只好轉頭向沈墨求救。

“葉凡這個小心眼喪心病狂的擠兌我!這種時候面對心靈受到創傷的我你一定要拿出你的同事愛啊!”

“哎哎哎,我說你,打牌就打牌不帶挑撥家庭矛盾的啊。”葉凡說著話已經探頭過來給沈墨選牌了。

“你倆特么的還帶看牌的呢!這游戲還能愉快的玩下去么!“謝哲立刻炸毛了,同時對他們二人的行為表達了強烈譴責。

“呵呵呵。”沈墨冷漠臉干笑,同樣一臉衛生紙條,巴扎黑趴在她背上正在吹紙條玩,“你忘了你上一局是怎么指揮小陸打我的么,自作孽不可活。”

陸以法只能在一旁舉著牌傻笑。

一天后,晚上十一點半,終點站到了,葉凡一下車就有種腳踩在棉花上的感覺,瞬間有種風中凌亂的感覺,滿腦子都是臥槽。

納尼!我這不會是高反了吧?!

站在一旁的謝哲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步履艱難的葉凡說道:“葉小凡你不至于吧?別逗了好么,在吉隆坡你可是在海拔將近兩千米的城市做健身教練的BOY,從一個高原到另一個高原,你總不能是高反了吧?”

葉凡扶著墻喘了一會:“你閉嘴,我已經改行了"

沈墨這時卻從背包里掏出個瓶子,把蓋子打開,兩三下組裝成喇叭口,拿到葉凡嘴邊,里面有氣體噴出。”

葉凡登時就覺得眼前恢復了清明,天也不轉了地也不軟了,腦子回路都清晰了。

“便攜式吸氧器。”沈墨說著,“絕大部分初到西蠻的人都會有高原反應,早點反應出來總比進了藏區再發現強,因為高反死掉的人可不在少數。”

聽了這話,另一個初到西藏的BOY,不易察覺的抖了一下,結結巴巴的說道:“這,這附近還有賣氧氣瓶的么?”

“車站里就有,我還帶了治療高反的藥,別擔心。”沈墨拍拍背包淡定道。

幾人出了車站,葉凡就去找地方租車了,帶著個輕微高反的人確實是不好再徒步了,奈何他們是坐火車來的。

沈墨的車更是直接丟在高速上了,還是他師姐的車,四人只好選擇租車。

“我們現在直接去布達拉宮么?”坐在副駕駛的謝哲問道。

葉凡開著車目不斜視的答道:“先找地方住,不能太心急,對方肯定已經在等我們了,現在過去就打草驚蛇了。”

“那我們先去玩吧!”陸以法聽到葉凡的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鏡片折射出一片白光,面前已經攤開一堆旅游指南、拉薩地圖、西蠻自駕游必去的十個地方等。

歪在一邊的葉凡瞟了他一眼表示很無語,真羨慕這貨的神經,不過他實在是只想找個地方好好的躺一躺。

坐在車里一路晃的天旋地轉已經沒力氣說話了。

“也是,話說你們定酒店了么?”謝哲說著打開手機開始翻地圖。

“我知道一家不錯的,冬天本來就是淡季,這會應該沒什么人。”沈墨說道。

六合博彩特码资料 qq麻将 球场体育围网 双球色球开奖 股票涨跌停价计算 正规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卷商类理财会亏本金吗 2009年股票指数 下载单机长沙麻将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 安徽快3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