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博彩特码资料|特码资料论坛
第218章 李若云請假
作者:一朵菊花字數:2100字

第218章 李若云請假

“這和你也沒有什么關系,好了,我們還是不要說太多,不然我女朋友要誤會了。”寧天不太想和這個楊夢妍繼續聊什么。

說完這句話,他就轉身來到了慕容冰的身邊,兩人就這樣離開了。

留下楊夢妍一個人呆呆的,寧天對她的態度,讓她有些無法接受,明明曾經對自己那么好, 把自己捧在手心里,這一切好像都已經遠去了。

不對!

肯定是這個叫慕容冰的女人,在背后搞的鬼。

“怎么樣,小寧有沒有給你補償?”回到別墅中,蘭念蓉便開口詢問。

楊夢妍有些失望的搖頭:“媽,他什么都沒有準備,還說他的事情都與我無關。”

“他真這樣說?”蘭念蓉有些吃驚。

“嗯。”楊夢妍點頭。

“夢妍,你是不是惹他生氣了?”楊有才忍不住問道。

“惹個屁啊,這家伙就是一個智障,誰能惹他生氣啊?”蘭念蓉沒好氣的說道。

楊夢妍一陣心煩意燥:“媽,肯定是那個慕容冰在背后搗鬼,不然的話,也不至于讓寧天這樣對我,肯定是她!”

“這個慕容冰看起來挺清純的,沒想到如此歹毒!”蘭念蓉目露兇狠。

“媽,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楊夢妍問道。

“當然,是給她一個教訓了。”蘭念蓉惡狠狠道。

“沒錯,應該給她一個教訓,這個女人和以往的那些女人不同,畢竟以往的那些女人,寧天最多就是送一些錢,但這個女人,卻影響了寧天的思想,萬一弄得我們兩家關系變差,那可就糟糕了,必須要除掉。”楊有才低聲道。

楊夢妍點點頭,不由的有些期待了起來,就應該讓這個女人從寧天的身邊消失。

……

一路上,慕容冰都有些古怪的看著寧天。

“你這樣看著我干嗎?”寧天摸了摸自己的臉,難道自己臉上有什么東西不成?

“那個叫做楊夢妍的,似乎蠻在意你的,而且看她的樣子,你以前也很在意她啊。”慕容冰覺得寧天和楊夢妍之間的關系,并沒有那么簡單。

這是女人的直覺。

還是說,是因為自己的出現,才導致這兩人的關系變壞?

“她在意我?”寧天搖搖頭,“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就好像世人都說我是智障,那你覺得我是智障么?”

突然被寧天這么一問,慕容冰都愣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不過此刻的寧天看起來,似乎真核智障八竿子打不著。

“很像,但感覺又不是。”慕容冰給了一個中肯的回答。

寧天笑了笑:“所以咯,你感覺楊夢妍在意我,無非是因為表面上看到的,實際上未必就是那么一回事。”

慕容冰若有所思,難道這個楊夢妍并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樣善良、清純?

寧天看著慕容冰,還想要說什么,不過在這時候,他的電話響了,接起來后,便聽到李若云的聲音從那邊傳來:“少爺,我要請假幾天,回家一趟。”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寧天明顯能感覺到,李若云的聲音里帶著一絲焦急。

“沒……沒事。”李若云否認道。

“這樣吧,我剛好有時間,去你家坐一坐。”現在李若云是他的助理,寧天自然不能放任不管。

而且肯定是出事了。

李若云那邊遲疑了一下,才報出了一個位置。

寧天瞳孔一縮,李若云報的位置并不是家里,而是醫院。

他讓保鏢將慕容冰送回去,自己則是前往了人民醫院。

“若云,你爸的狀況有些糟糕啊。”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年輕男醫生,微微皺眉道。

“我爸他不會有事吧?”李若云臉上寫滿了焦急,眼淚都差點要流下來了。

“醫生,一定要救救他啊。”旁邊一個中年婦女哀求道,她是慕容冰的母親廖千春,穿著十分的樸素,臉上盡是皺紋,和李若云有幾分相似,不難看的出來,年輕時候的她,也是一個大美女。

只不過常年勞累,不怎么保養,才顯得如此滄桑。

“這種病很麻煩,不過我們會盡力而為的。”男醫生點點頭,他看著李若云的目光,帶著一絲炙熱,“若云,你一天沒休息了,還是去我辦公室休息一下吧,不要累著了。”

“我不累!”李若云搖頭,她并沒有注意到男醫生那熱切的眼神,現在她滿腦子都是自己的父親。

“若云,沒關系,你去休息一下吧,這里有媽媽。”廖千春也是心疼女兒,畢竟女兒昨天晚上過來,到現在都沒有休息。

李若云搖頭,一臉倔強,她確實很疲憊,但她想陪著父親。

“若云,為了你爸爸,也該去休息一下了。”男醫生道。

“不用了,我在爸爸的病床邊上休息就可以了。”李若云搖頭道。

男醫生不好再多說什么,這段時間,他對李若云格外的熱情,只可惜,對方壓根就沒有注意到。

他相信以自己的能耐,追求到李若云不過是輕松愉快的事情,畢竟他是醫生,收入非常的不錯。

追求李若云這樣的窮丫頭,還是很輕松的。

不過讓他很在意的是,本來李家是沒有錢出手術費的,可前段時間李若云卻是突然拿了一筆錢出來。

這筆錢的來源,讓他很在意。

難道是被某個富豪給包養了?

想到這里,他一陣的不舒服,而且十有八九就是這么個情況。

男醫生臉上的那種溫柔一下子就消失殆盡,轉而的是一種陰霾,他想要即可的得到李若云。

反正都已經是一個爛貨了,不差自己再玩一玩,而且他是主治醫生,到時候稍稍威逼利誘一下,還是很輕松的讓李若云乖乖聽話的。

“對了,若云,我有話和你說。”男醫生低聲道。

“黃醫生,有什么話,你就在這里說吧。”李若云并未察覺男醫生的異樣,她現在真沒有心情去關心男醫生的事情。

“關于你爸的病情,你來我辦公室一下。”黃醫生說道。

聽到和爸爸有關,李若云沒有絲毫的遲疑,立即點點頭,然后就和黃醫生去辦公室了。

六合博彩特码资料 e球彩最大遗漏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开奖 3d万彩吧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走 陕西省十一选五走 欧洲股票指数 能打东北麻将的软件 内蒙古快三开奖 长安汽车股票 贵州地道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