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博彩特码资料|特码资料论坛
第266章 要你的雙手
作者:若即若離字數:2314字

第266章 要你的雙手

林軒點了點頭看著眼前的人說道:“我這里有一百萬,你要十七萬我就給你十七萬,剩下的八十三萬,我買你的一雙手。”

“你說什么?”

男人聽到林軒的話先是一喜,但是聽到后面要他一雙手的事兒,頓時就是一急,“你什么意思,是不是鬧事啊!”

“不是鬧事,我擔心,我們走了以后,你還是會報警,畢竟你這種人我信不過。”

林軒看著眼前的村民說道:“你們我也信不過,所以大家不放有把柄落在對方手里,要向讓我相信你們不會報警,可以啊,去把他的手砍下來。”

“我艸,你們別開玩笑啊!”男人看著身邊本來還幫他的村名在錢財的刺激下眼神看著他的樣子有些泛紅了。

“喂喂,你們看清楚啊,大家都是親戚啊!”男人驚恐的喊道。

“動手吧,還等什么!”

林軒生前一腳踢飛了布包,大量成捆的粉紅色鈔票飛散在周圍。

“這世道講究的就是民不舉官不究,就算警察知道了到時候也是法不責眾,只要你們咬死了意外就不會有人管,想要八十萬的話,就動手吧!”

這一幕更是刺激了眾人,加上林軒說的話,眾人朝著男人全家包圍了過來,

“老鄭,你忍一忍吧,一雙手換八十萬值了!”

“是啊,老鄭,你一個人出點血,大家都賺點!”

“對的啊!”

這時候,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緊接著眾人紛紛朝著眼前的男人沖了過去,有些人爭先恐后的朝著他的手上和身上砍去。

“咔嚓!”天空閃過一道響雷。

在雨聲中,眼前的這一切就像是一場鬧劇一般,一條蜿蜒的血水中村民發狂的叫喊聲中緩緩的流出。

“啊!”

在林軒身后的女孩尖叫了一聲,直接暈了過去。

林軒一把將女孩抱起,回到了路虎車里。

“林先生,接下來怎么辦?”

“哼,走吧,剩下的就是警察的事兒了!”

林軒看到這一幕,冷笑的轉過身,

此時的,沈雨萱無比陌生的看了一眼林軒,不知道為什么,林軒用這一百萬,利用村民的貪欲讓他們殺了小女孩的叔叔,這樣的情況,讓她有些接受不了。

在沈雨萱看來,只要報警的話,雖然麻煩一點但是一定可以解決問題的。

林軒為什么要用這種血腥的辦法呢!

不過她不敢問,此時的沈雨萱已經不太愿忤逆林軒的主意了,因為她知道,眼下的她已經沒有提出意見的資格了。

回去的路上,車里的氣氛更加的尷尬了,連秦老也不在說話。

路虎車緩緩的沿著輔路開上了主干道,朝著宜城西郊的方向飛奔著。

“啦啦啦……”

這時候,坐在后座的林軒抱著昏睡的女孩突然哼起歌來。

這首歌沒有歌詞,只有通篇啦啦啦的哼哼,不過曲調優美,似乎帶著一絲絲的魔性,聽到歌的女孩本來嚇暈的神情放松了很多。

翌日,第二天清晨。

和煦的陽光溫暖的撒在了整個土地之上,按照華晨國際項目的施工要求,今天是開工的日子,千鈞集團和萬維集團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工期和項目。

此時在工地的外面貼上了一副招聘用的海報。

所說招聘有假,但是至少給現在工地上的工人一個定心丸,那就是這里又可以干活了。

很快華晨國際開工的消息,立即傳遍整個東海宜城。

畢竟華晨國際的位置,的確獨得豐厚,只可惜頻繁出事故,聽說秦老用自己的資源請到了華國第一風水師,藏龍天師,親手布置下風水陣,這倒是讓人們感覺到心虛。

與此同時,在周家大廳。

周如龍突然拍了拍桌子,扭過頭,把鋒利的目光投向了身后的阿三。

“你現在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背叛我,你可知道這是什么下場?

“下場?下場?”

此時此刻,阿三驚慌的搖了搖頭,喃喃自語說道:“主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對不起!主人,我絕對沒有做過背叛你的事情”

“我以為你早就死掉了,可是沒有想到你福大命大,竟然能夠死里逃生,而且還跟龍家人在一起。”

“沒有,我沒有跟龍家人在一起!”

“放屁,你沒跟龍家人在一起,你身上的傷是怎么好的!”

周如龍大喝了一聲,隨即便突然從桌上拿出了一條鞭子,狠狠的甩起來,

小牛皮揉成的長鞭,在阿三的身上狠狠的甩了一下。

“啊!”

這阿三雖然長得彪悍,但也是血肉之軀,被人無形中這抽了一下,身上的肌膚頓時皮開肉綻。

“主人!我錯了,我錯了,以后我絕對不會離開你半步!”

阿三哀求的語氣訴說著。

“我這次打你,并不是因為你離開了我,而是因為你在斗武之中,輸給了龍如意,你讓我周家的面子往哪兒放?”

他狠狠的目光湊向了現在的阿三,阿三渾身一個顫抖,戰戰兢兢,不敢吭聲。

“這次,我先留你一條小命,如果下次再有的話,你就永遠不要回來了”。

此刻,原本儒雅的他,突然散發著戾氣,和他平時在人群中的形象截然不同。

說他是一個儒雅的君子,或許只是裝裝樣子,他內心中的恐怖,卻只有他的敵人知曉。

恰在此刻,突然大廳之中,傳來了一陣呼喊聲。

“不好啦,不好啦,少爺”

“怎么回事?”他側目看去,只見這下人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他手中拿了一個傳單,果不其然,就是千鈞集團,今天早上的消息。

“周少,華晨國際的項目開工了,而且整整一天沒有任何事故,各種項目工期都在如期完成。”

“什么?”

周如龍尋思了一下,手指在嘴唇間不斷的蠕動著,看著手中的消息說道:“難道華晨國際真的要開工了嗎?這怎么可能?不是說那個工地的是建立在龍脈上的嗎?他們誰敢動那塊土地”

隨即,他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內心中充滿了慌張。

“是那個男人,那個男人真的斬了的龍脈!”

周如龍想起了昨天在華晨國際的工地上,林軒持劍而立,一劍斬殺的云層中的飛龍。

不過他始終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畢竟這種事兒說起來太玄幻了,他寧愿相信自己是看了一場戲,一場沈家給他看的科幻大片。

“聽說那個事兒并不是沈家人所為,而是沈家請來的大風水師,藏龍天師郭舍人。”

這下人說話也是忐忑無比。

“什么?是郭舍人嗎,不是那個廢物林軒嗎?”

“沒聽說過什么林軒的事兒,昨天一天在工地上忙前忙后的都是那位藏龍天師。”下人點了點頭說。

六合博彩特码资料 麻将初学图解 15选5走势图带线 手机麻将挂 云南快乐十分钟 黑龙江省福彩22开奖 股票融资融券是利好吗 秒速飞艇有什么巧妙 nba篮球直播 股票融资还款时间 飞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