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博彩特码资料|特码资料论坛
第92章 競爭激烈
作者:硯墨字數:2102字

第92章 競爭激烈

道靜真人三人好像很怕蕭宛兒似的,一路往前飛了數米,見著道明站在一塊大石頭上等在那,這才按下法器落在他跟前。

道靜把扇子一收,看著道玄迫不及待地道:“大哥,快把你剛才收出來的東西拿出來讓老四看看,有沒有什么解毒的靈藥?”

“好。”

道玄一拍錦囊,空間中猛然多出許多東西來,有名貴的藥材,有精致的小瓷瓶,也有衣服雜物之類,亂七八糟掉了一地。

道玄想要抓,卻又不知抓什么,干脆不去管,只是看著道明。

“四弟,我知道你不削與我等為伍,可為了師父的寶物不落于他人之手,你還是快一點吧,一會那蕭宛兒就要發現了。”

道明蹲下身去,一面一件一件地撿,一面冷笑道:“蕭宛兒只是一個普通蕭家人罷了,如大哥這般人物還需怕她嗎?”

道玄不理他,只是走到一旁和道靜說悄悄話,道明也不再理二人,每撿一樣東西,仔細辨認一二,便放進了自己的錦囊里。

道玄二人也不阻止,等地上的雜物都完了,只剩下一個瓷瓶時,道玄才問:“四弟怎么樣,發現什么沒有?”

道明雖沒有不抬頭,卻微微動了一下容,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然后撿起最后一個瓷瓶搖了搖。

一陣得得的聲音傳來,道明又是怔了一下,這才把瓷瓶打開,倒出里面的丹丸,聞了聞,卻又是搖了搖頭。

“大哥,我早說過了,師父的丹毒已入骨髓,侵了心脈,除非大羅金仙下凡,否則別無他法可治。

這里雖有一些名貴的解毒之物,可也僅能治療一些常見的毒素,也不知你們是從哪里聽來的消息,一點根據也沒有。”

道玄沒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道靜,他把手中扇子嘩地一展,搖了搖道:“難道說真如我所料想一般,這一切都是小師妹的詭計?”

道玄道:“三弟,雪寧這個賤女人歷來都是表面賢淑,內心放浪,不知暗地里與師父做過什么見不得人的事。

如今師父眼見就要玩完,卻只給她留下一件神羅天帳,她心中必是不服,想些辦法來擠兌我等也是常事。

依大哥我看,定然是這賤女人想逼我等對師父動手,才會深夜把那紙條扔在你門前的。”

道靜思慮片刻道:“如果真是如此,那我等倒也不懼她,就算師父真對我等死了心,把那四件原本屬于我等的寶物給了她。

可就憑她一個還未入虎牢的筑基者,只要我等齊心,諒她也沒有法子帶著這么多的寶貝離開天刀門。

現在,我最擔心的是,這一切都是蕭家某個人在后面行動,目的就是要逼我等去殺師父,然后再將我等一并殺之。”

道玄眉頭一緊,然后又是一松,哈哈大笑道:“三弟,你想得太多了,我等雖是不濟,可都已是突破虎牢之人。

他蕭家厲害的人也就那么幾個,而且均已閉關,多年不聞世事,又怎么會有人能對我等產生威脅呢?

依我看,不如咱們現在就去闖一闖那臨淵閣,揪出蕭無玉那老頑固,好好看一看他到底有沒有好轉。”

道靜把手一揚,阻止道:“不可!大哥你說的的確不錯,蕭家三杰近年來的確很少出現在修仙界。

可你別忘了,師父身懷五件高階法器,兩件低階法寶,還有一件中階法寶。

如果他真對我等起了殺心,不用蕭無赦等人出馬,就算是一個與我等相差不多的筑基者,也可與我等一戰。

再加上這個崔雪寧,素來不吭不哈,行為詭異,表面上雖未進虎牢,可實際上的修為,我等誰也不知。

如今我等見師父身中劇毒不救,傳出去已是被人恥笑之事,如果這一次逼問失敗,就算不被反殺,傳出去對我等也很不利。”

道玄嘆氣道:“三弟,那如你所說,現在如何是好?要是師父的身體真有所好轉,憑著他手中三件法寶,我等是一點機會也沒有了。”

道靜扇著扇子道:“如今之計,我覺得先要確定師父身邊到底有沒有什么厲害人物,于此,我也已經有了三個懷疑對象。”

道玄忙問:“哪三個人?”

道靜比了三根手指出來,“第一個便是那武二,你別看他一副傻樣,可據我觀察,他步伐穩健,呼吸均勻綿長,至少已是煉氣九重。

第二個便是那從未露過面的牛谷主,這人雖是我在十年前見過的,可他卻是我最忌憚的人。”

道玄冷靜了幾分,道:“我只是聽說這牛谷主會配些解藥罷了,不知三弟為何如此說?”

道靜道:“十年前,我見他之時,雖然他極力掩飾,可我能感覺他體內有很強的法力波動,遠在我三人之上。

這倒也罷了,你想一想,如果他真是兩年前便離開了天刀門,他這弟子陸離又怎么會如此能干,竟然能取得師父的信任?”

道玄突然明白,道:“三弟,你的意思是,這牛谷主其實根本沒有離開天刀門,而是一直在暗中保護師父了?”

道靜點了點頭,“也只有這樣,師父才會如此這般相信那陸離,而且就算不是牛谷主,那么在這小子身后,也必然有一個厲害之極的人在。”

道玄點了點頭,“陸離這小子年僅十四五歲,的確不應該得到師父那種人的信任,那你說說這第三個人是誰?”

道靜冷冷一笑,“不就是我們的小師妹了。”

“她?”道玄有些驚訝地道:“三弟,雖然我們現在還不能十分確定她的境界,可當年她與我等同修時,并沒表現出過多天賦異稟。

要不是她會拍馬屁,加上有十分姿色,恐怕早被師父趕出師門了,怎么會成為第三個威脅我等的人呢?”

道靜看了一眼道明,道:“四弟,我四人之中,屬你的觀覺最強,你給大哥說說,四妹身上的氣味,是不是和我等不太一樣?”

道明這會正看著遠方發愣,被這一問,驚了一下,不削地道:“小師妹她身為女子,又喜歡打扮,身上有一點異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六合博彩特码资料 股票指数期权与股票指数期货有哪些不同 快3走势图今天 3d试机号走势图 秒速赛车走势图 上海申穆期货配资 河南地方麻将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 广东了36选7开奖 退市股票涨跌幅限制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